「在适合的年龄做适合的事」是道德捆绑吗?

时间:2015-03-09 点击:116 发布:孟卓群

文:俞林鑫

一个人在出生后,便面临着社会化的要求。三岁要上幼儿园,要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六七岁之后便要上学,每天要听课,期末还要考试,考试有评分,老师有评价......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以为会是家长或老师一直以来声称的人生仙境:“如果有一天你考上大学之后,那就完全自由了,那里有你想拥有的一切”。但结果往往失望透顶,从一个火坑跳入了一个火场,大学生面临的压力从某种程度上比高中生更大更多,学业、恋爱、就业、人生规划等等,均焦急地等待着大学生去找寻答案。好不容易又熬到了大学毕业,以为工作了,有钱了,总算可以自由了。但没多久,结婚、赚钱、买房、升职、生子,无所不在的约束与压力再一次降落到了头上。

所以,谁要跟我说人是自由的,我就跟他急。“自由、民主”的宣传,只是忽悠人的口号,或者是一种人类社会的理想,但永远不会成为现实。自从人类形成社会之后,个体就远离了自由,能够争取或得到有节制的自由和民主,已经很不错了。相对而言,当代社会中的个体享受的自由已经远多于以往大多数时期了,虽然这种自由还是很有限的。

为什么人不能有充分的自由?充分的自由是危险的,无论对个体还是对社会均是如此。关于自杀研究发现,自由职业者的自杀率高于职业人群;单身人士的自杀率也高于已婚人群。在欧洲,信奉自由选择的新教派教徒的自杀率也远高于强调集体约束的天主教教徒。在集中约束下的毛泽东时代的自杀率明显低于信奉自由开放的改革开放时期。最近的例子是上海的踩踏事件,由于缺少必要的组织与协调,人流自由的进出广场,当人群中出现某些异常事件,便引发了群体的恐慌,导致了人流中的个体为了保命而相互踩踏。与此相对的毛时代的红卫兵大检阅会,十几万红卫兵的集会却从未发生过致人死亡的踩踏事件,原因在于红卫兵均是在有组织有秩序的情况下进出天安门广场的。

看来,自由在令人向往的同时也是令人可怕的,当充分的自由真正降落到头上时,你会不会像叶公见到真龙时逃之夭夭了呢?弗洛姆的《逃避自由》一书值得一读,这本书可以让人认识到自身的局限,作为社会化的个体对于自由的矛盾态度。弗洛伊德的《文明及其不满》也值得一读,让人理解了作为文明人的种种约束,这些约束带来痛苦的同时,也促使着人去把那些受约束的能量用于升华性的创造。人类似乎注定要在痛苦中前行,这也是解除痛苦的被社会认可的途径。所以,当自由真的来临时,人类也许会失去了现今的驱使文明发展的动力,个体也将原地踏步。不太清楚马斯洛所假设的自我实现的驱力是否真正存在,当人的匮乏性需要被充分满足之后,真的会有那种发展性的驱使人自我实现的驱力吗?如果马斯洛这个假设是错误的话,那么共产主义还有可能实现吗?

当然,你可以不在适合的年龄做适合的事情,条件是你足够独立或强大。比如,你可以一辈子保持单身;或者你可以不生育,享受着丁克的自由状态。但你要忍受因为单身而参加同学聚会时尴尬,或者因为没有生育而当别人谈论起子女时的沉默。看来,当你还不够独立或强大时,比较理性的做法是做那些社会要求你做的事情,这种低调的态度会让你活得更轻松些。黑格尔论述了目的与手段的关系,大意是:“你要达到目的,得先成为别人的手段”,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自由,那么先不自由吧,做那些社会要求你做的事情。当有一天你足够强大了,再去寻找属于你的自由!(转自:http://www.xinli001.com/info/30585535/)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