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光

时间:2016-04-05 点击:271 发布:孟卓群

作者:人文学院 白笑笑

又是农村的七月。

兴奋的蝉并未受到打蔫了的树叶的影响,依旧聒噪个不停,太阳抱着晒不死人不罢休的劲头,把头顶的黑发烤出一股焦味,连街上飞扬的尘土落在身上的瞬间都烫人,不能站在没有林荫的区域,除非你冷。阳光没有了暖的意,变得有些辣。

“老陈!老陈!”女人顶着黄色的头巾,身穿深棕格子短袖,气喘吁吁地破门而入。男人手端烟斗,慢腾腾地吐出烟圈,嫌恶地皱眉:“慌啥子,慢点讲。”女人拍拍头上的土,摘下头巾,“你知道不啦,听说村西头老王家的闺女小娟自杀了,说是得的什么抑郁症了,得去看医生呢。呀,那手腕子割得深深的一道,流了很多血,幸亏发现的及时,要不......”男人面色黝黑,脸上沟壑纵横,男人并不喜欢听女人的唠叨,往门槛上磕磕烟锅,顺手别在腰间,“现在娃子都怎么了,读书都读出城里人的娇气了,古怪还不少呢!”“哎,老陈,你还别说,那闺女跟咱华是同学,看这娃子这样,我有点害怕,最近咱华也有点不对劲,老自己一个人发呆,你说,他心里不会有啥子事吧,待会再......”女人话没敢往下说,洗手准备做饭。“呸呸呸,你这女人,嘴里就没点好话,咱华怎么了,一个堂堂男子汉,难道还会像女孩子那样小心眼,都是些奶孩子,懂什么,别成天胡思乱想,有那时间,不如去琢磨琢磨怎么给家里多搞点钱回来。”女人悻悻地不敢大声反驳,“咱华不小了,马上高三了,孩子好像长大了,现在想什么也不跟咱讲了。想想咱华小时候,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跑.....”女人陷入美好回忆,锅里蒸腾出的热气模糊了男人的眼,阳光晒干了女人洗手后甩在地上的最后一滴水,男人端着酒杯,若有所思。他好像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自己的儿子了,毕竟儿子一直品学兼优。

男孩在离家不远的镇上上学,高二马上结束。男孩的书包已经很旧了,依稀可见缝补的痕迹,但它还是在男孩的背上,它的肚子里有很多复习资料,所以它看起来有些不堪重负,像极了瘦弱的男孩。男孩低着头,尽管柏油路被晒得发出刺鼻的气味,他只是不想别人看到他的脸,他打过架的脸,尤其是他的父母。汗水流下的时候路过伤口,火辣辣地疼。

所以男孩低着头进门,带着一股热浪,就想直接进自己屋。男人酒杯刚空,抬眼间看见男孩,“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男孩还是有些慌乱,“我,哦,那个,今天老师有事,让我们自己回家复习。”“哦,包放下,先吃饭吧。”“我不饿,待会再说吧,先进屋了。”

男人在男孩关上门的刹那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他放下酒杯,叫来满头大汗的女人,“华好像有事,你去问问,今天不太对。”女人反而笑了,撩起围裙擦头上的汗,“老陈,你真信我的话,对嘛,就得多关心咱儿子,人家电视上都说了,孩子现在是青春期,家长要多上心。哎,对了,还是你去吧,我问他他也不说,你们都是爷们,说不定他爱跟你唠呢!”男人觉得女人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于是重新拿起腰间的烟锅,塞满烟丝,一边猛吸,一边朝男孩屋走去。

男孩屋锁是坏的,所以门一推就开。男孩坐在桌前发呆,摊开的复习资料根本只是个摆设。”华,你发什么呆啊?”似乎没料到男人突然进来,男孩把某一本东西迅速塞进了抽屉,“哦,哦,我在思考呢,这道题有些难。”男人稍微有些拘谨,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毕竟像现在这样的对话并不多,“哦,那个,最近学习还行吧,心里没有啥事吧,我听你娘说你老发呆啊,有事就跟爹说啊。”还是觉得自己有些矫情的男人用力地吸了一口烟来缓解有些尴尬的气氛。男孩有点惊愕,“啊,哦,我能有啥子事啊,没事,你吃饭去吧。”这过程男孩都没看男人,

男人还是放不下心,于是走近了桌子,“哎,我说,”男人终于看到了男孩脸上的伤,“你这脸怎么了?”“没,没事,我自己走路不小心磕了!”“放屁,你自己能磕成这样吗,快跟老子说,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别人打架了?”“我都说了没事了,你能不能别烦我,出去吧,烦死了。”可能是男人的话,可能是男人制造的难闻的烟草味,触动了男孩的神经,男孩有点歇斯底里。男人愣住,女人听到了声音,进屋,拉拉男人的衣角,“老陈,要不先出去吧。”

男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时候,女孩小娟的事又跑进男人脑子里,男人真正担心起来,他收了烟锅,还没磕干净里面的烟草灰就胡乱地别在了腰间。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来了几片大大的黑云,于是一阵清凉的风代替了汩汩而来的热浪,这个农家小院,此刻太需要一场雨。男人抬头看看天,风还没吹干他脸上的汗水,他决定出门一趟。

男孩的老师把男人送到了校门口,男人认真地听着老师最后的叮嘱,连连点头。氤氲的够久了,于是天上的第一滴水,落到了男人的手臂上。男人没带伞,但他自己好像不知道,雨越大,他越往前走,可能他出门太久,想儿子了。

最后一滴雨到达男人眉间的时候,男人到家了,蛙已经出来接替蝉,继续奏乐,暮色苍茫,桌上的饭已经没有了热气。“你去哪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女人嗔怪道。“去华学校了,老师都跟我说了,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女人朝男孩屋方向努努嘴,示意男人小声说话。“走,跟我一起去华屋,一家人,有事情要一起分担。”

男孩趴在桌子上,眼圈有点红,那某本东西上有几个水涡状物。女人手里拿着鸡蛋,男人坐在男孩床上。女人拉过男孩的胳膊,给他敷脸。“华,爹刚去你学校了,所以,你的事,老师都跟我讲了。你这年纪,有喜欢的女孩子正常,而且,有英雄救美的冲动也正常,想当年,你爹我追你娘的时候,哈哈......但是,因为别人说咱家穷,就跟别人打架,是不对的,咱人穷志不短,穷怎么了,咱没偷没抢,不丢人,再说,咱还能穷一辈子吗?”

男孩瞪大了双眼,用奇怪地眼光望着女人,想寻找关于男人奇怪行为的答案。女人笑了,“华,你爹娘虽没啥文化,平时都大大咧咧,但保护自己的孩子还是知道的。现在不同以前了,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需要特别关照,家长要多关心你们,给你们在心理上解压,解决一些学习和生活上的困扰,避免你们出现.....华,怎么样,这些都是娘在电视上学的,不错吧。”女人像个亟待表扬的孩子,男孩被女人的表情逗笑了,“那个,爹,娘,你们都知道了,其实,我没啥子事,就是没人倾诉,一时难过罢了。”

“华,爹娘平日对你关照太少了,咱又是俗人,不懂这些,但以后会注意的,你心里有事,就跟我们说,别憋坏了。”男人挠挠头,笑笑。“我发现,这还是个挺严重的问题啊,你们孩子心里这或多或少都有事啊,,我们得改改老观念了。我明天就去老王家,找他谈谈,让他也多关心关心娟。哎,做家长的,有责任啊......”男孩有些激动,他拉着女人的手,走到男人身边,在男人话还没说完的时候紧紧抱住他们两人,“爹,娘,谢谢,还有,对不起!”男人有些不自在“哎呀,傻孩子,抱这么紧,你不热啊。”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爱抚着男孩的头,欣慰地笑,他脸上的皱纹更深。

门外天已经完全晴了,星星很多,男人说明天又有大太阳。下过雨,没有那么热,一家人把饭桌搬到了院子里,边吃边聊,男孩,男人,女人,都笑了,久违的画面。蛙和蝉一起唱,蝉唱“拥抱”,蛙唱“阳光”。

第二天的确是大太阳,还是很热,但男孩头抬得高高的,他用力吸一口,阳光的味道,有点甜。

编辑:孟卓群 本文为2015年心理健康月心理征文比赛获奖文章

评论列表